第001章 不配

“月笙,我今天生理期,可不可以……”

江月笙無視跪在雨中的女人,大步走向停在旁邊的車子。“啪”地一聲,關上車門迅速離開。

車輪經過的雨水濺了白瀅一身,她肚子好痛,忍不住彎下腰在雨中蜷縮成一團。

“江先生也太嚴厲了,夫人只是不小心摔碎了一只碗。”

“這可不是什么碎碎平安就能糊弄過去的,做生意的最怕這種不吉利的事情,尤其是江氏集團做得這么大,江先生在意也屬正常。”

走廊下,幾個傭人竊竊私語,都看著白瀅無奈的搖搖頭。

白瀅感覺自己快痛死了,昨天晚上江月笙不顧她生理期強要了一夜,今天早上她渾身沒力,這才不小心摔壞了一個碗。沒想到江月笙因此大怒,讓她在雨中罰跪三小時。

她只能跪,一秒都不能少。否則那些保鏢就會沖過來把她按在地上,那樣更難堪!

高檔商區的某間酒吧。

江月笙灌了幾杯酒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些在舞池上扭動的男男女女。

“江總英俊瀟灑、年輕有為,關鍵還是單身,你們可要把握住機會呀。”

邊上幾個男人從江月笙進來開始就拍馬屁,順便還叫來了兩個身材火辣的美女。

江月笙笑一笑,他隱婚,誰也不知道白瀅的存在。

他攬住投懷送抱的兩個性感模特,接過她們送上來的酒,一杯又一杯。

紅酒入喉,又是這樣的氣氛,他心里漸漸有些燥欲了。

突然,西裝褲兜里的手機響起來……

一小時后。

江月笙踹開病房門,把床上的白瀅一手提起來。

就在他離開莊園不久,白瀅痛得暈倒了。

“江先生,醫生說夫人還不能出院。”張媽擔心地說,女人的生理應當多加注意和護理,江月笙不愛護也就罷了,還要這樣折磨白瀅。他們做傭人的在旁邊不好說什么,只能用醫生的話來勸一勸自家先生,希望能有些作用。

白瀅的胳膊被江月笙死死拽著,她渾身無力,臉也憔悴地發白,像一只舊娃娃被人吊著。

“她那么費盡心思地嫁入江家,這點委屈對她來說不算什么。”

江月笙一個眼神,身后的保鏢便進來把白瀅擒出去了。

十分鐘后,白瀅被丟進車后座。江月笙嫌惡地盯著她,讓人把她拉出去打車回莊園。

身邊的人叫了輛網約車,白瀅進去后,張媽放心不下也跟了進去。

窗口的風呼呼吹在白瀅臉上,她目光呆滯地看著外面的風景出神。

她跟江月笙在外面從來不坐同一輛車,專門供她出行的是江家多年前淘汰下來的舊車,剛才來醫院的路上拋錨了,估計又要修上幾個月。

回到莊園,張媽扶著白瀅進屋,一只印著藥店名字的塑料袋丟在她腳下。

透過塑料袋,白瀅一眼看出來,是避孕藥。

那個包裝她再熟悉不過了,甚至可以說是放在床頭柜里的必備藥物。

上次的吃完了,江月笙又命人去買。可是……

白瀅目光閃了閃,虛弱無力地開口:“醫生說,不能常吃這種藥,否則以后……”她快速抬了抬眼皮看了江月笙一眼,聲音很輕,“否則以后不容易懷孕。”

江月笙聞言冷笑一聲,眼神陰狠起來:“你還想要孩子?當你把刀扎進雪兒六個月大的肚子時,你就不配做母親了!”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德州直播哪里看